我院助力山西省山阴县转型升级实现跨越式发展

时间:May 28, 2012

———海外市场受阻,光伏企业转战国内,煤炭资源地区转型在即

一个煤炭大县的“光伏化”蜕变
现在企业都很迫切,希望项目能够尽早落地。”浙江大学国际创新研究院科技产业中心主任、杭州市太阳能光伏产业协会秘书长赵永红已是第三次到山西省山阴县调研,与前两次有所不同的是,这次她没有带企业一起来而是带来了规划组,为山阴县做《山阴县城乡统筹发展规划》及《山阴县产业发展规划》。“这也是很多产业项目迟迟没有落地的重要原因之一。”
5月8日,《中国企业报》记者乘坐长途汽车,从大同市赶往山阴县。一路驶来,看到最为壮观的景象就是排着长龙的运煤大货车,足有千米以上。记者一直在盘算,山阴将如何发展太阳能光伏,光伏电站建起来后将如何释放这些电能。
 
谋划转产山西
降低成本将是“十二五”期间光伏产业的主题。而这一理念早已渗透到企业当中。“现在光伏业都在想办法降成本,人力成本、原材料成本、电力成本等,只有把成本降到最低才有利润空间可谈。”浙江一家光伏企业老板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目前中东部地区人力成本相对较高,如果从人力成本考虑可能面临“招不到工”,因此只有从其他方面压缩成本。“还能从哪里降成本,只有降原材料和在用电上做文章。”浙江另一家光伏企业高管如是说。
这两家光伏企业都是积极向山西发展的推行者,他们所面对的难题与所有光伏业一样。
近来海内外市场光伏电池组件价格持续下行,企业利润下滑非常严重,已不足5%。
浙江一太阳能公司高层告诉记者,2011年以来,光伏产业利润不断下滑,电池组件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50%。“现在企业角角落落都在想怎么降成本,以前没有人这么迫切地考虑这些问题。”赵永红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2006年、2007年正是光伏业跨越式发展时期,那时企业的利润可达200%。
如今,“所有都在大幅降低成本,每个企业都在想如何做能再降低一些。”赵永红说,否则企业就没有生存机会了。“现在浙江有大批企业没有开工,不是因为没有单子,而是因为如果接订单开工就面临着亏本,越做越亏,方方面面都已经省了很多,已经挤去了大量泡沫,那么还能在什么地方省呢。”赵永红坦言,“电费。”
据了解,目前山西省正在制订光伏产业政策,山阴县也正在探讨新能源产业相关政策。
山西省山阴县招商引资局局长孙世民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山阴县将加大在太阳能方面的招商力度,特别是在山西省转型跨越时期。
山西是我国重要的煤炭产地,在为全国和地方经济发展做出显著贡献的同时,也付出了环境与能源的巨大代价。在环境与化石能源危机的双重压力下,《2008年山西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用循环经济模式改造、重塑传统产业、第三产业以及社会领域重点节能工程。积极推进新能源、可再生能源法,在生物质能、太阳能、风能、地热能利用上取得新突破。
事实上,山阴是山西的一个缩影。”孙世民表示,山阴发展也是依靠煤炭,目前煤炭发展也是山阴的支柱型产业。所有产业都是依靠火力发电,消耗煤炭资源,因此山阴急需用发展新能源代替传统能源。
 
开拓新市场
众所周知,太阳能光伏经过近年的跨越式发展,已经从产能扩张慢慢向市场发展。如果山阴县只是单纯的发展光伏配套设施,那么发展前景将会如何?如果是依靠发展清洁能源电力来弥补火力发电的不足,那么又将如何释放这些电能,企业如何获利呢?
2009年我国《中部地区崛起规划》的颁布,将山西、安徽、江西、湖北、湖南等省的中部地区定位为全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能源原材料基地、现代装备制造及高新技术产业基地和综合交通运输枢纽,促进中部崛起战略进入了实质性操作阶段。
2010年12月1日,山西省被批准为“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是全国第一个全省域、全方位、系统性的国家级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作为“国家资源型经济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山西省积极开展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并着力在此过程中正确处理好产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资源型经济转型和整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关系。“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成为全省经济转型工作的重要发展战略。目前,山西省委、省政府正致力于大力发展太阳能光伏等新能源产业,使山西由制造大省逐步向应用大省迈进。
山阴县希望以应用带动光伏产业发展,但是“对发展光伏山阴既热情又慎重。”孙世民解释说,原因在于光伏与土地间的矛盾。“发展太阳能光伏需要占用大片的土地,山阴有大片闲置的重盐碱地荒滩,面积在三四千亩左右。因为有这个便利条件,所以县里提出引进光伏项目。”
正是这大片的重盐碱荒滩和山阴县对光伏产业的迫切期望,让众多企业虎视眈眈。
有这么一大片地真是不错,企业可以把工厂移过来。”上述光伏企业高管表示,相信当地会把相应的配套设施建立起来。
可是光伏工厂、电站建起来了,如何消纳呢?而且是相对比较高的电价。“山阴有很多煤炭企业,如果遇到拉闸限电,那么企业将面临大量损失。太阳能发电相对而言电价比较高,但与停产所带来的利润相比,成本已经小了很多。除了煤矿企业,山阴县也有很多煤炭延伸产业,这些企业也能够接受太阳能光伏电价。”孙世民的解释打消了记者的疑虑。
在山阴县招商项目手册上写着,太阳能项目建成后,每年节省标煤1479吨,减排二氧化碳6630吨,减排二氧化硫60吨。市场年营业收入约为3000万元,年净利润310万元,年税金150万元。
光伏企业需要技术创新的同时也需要市场手段的创新,鼓励企业做新市场,到山西投资就是开拓新市场的一个路径。”赵永红说。
 
百家投资企业调研后不了了之
到山西省山阴县考察的企业不止浙江的企业。据当地相关人士讲,粗算可能有百家左右。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有那么多企业都到山阴进行调研,可最后都不了了之,原因何在?相关部门认为,问题关键在企业,可是企业天天都在打听目前各方面进展如何,何时能到山阴投资。
事实上,目前有很多不成熟因素影响着双方的合作。“目前,山阴县各方面相对还是一片空白,急需建立起相应的配套设施以及建立起市场环境。”浙江大学国际创新研究院科技产业中心主任、杭州市太阳能光伏产业协会秘书长赵永红说,“企业来到这边以后项目如何开展,企业项目的土地情况,园区配套设施情况,与周边乡镇之间的情况等,还有开展起来与很多部门间的协调,这是比招商政策更关键的问题。”
目前山阴正在制订相关招商政策,“新政策相对细致和可操作性强一些。”山西省山阴县招商引资局局长孙世民说,首先是财政优惠,在税制方面,只要符合山阴县发布的招商项目,根据项目实行免三减二或者免二减三,科技含量高的项目,政府扶持力度大一些,耗能比较大的项目,政府扶持力度相对小一些;其次是土地政策,根据项目的大小等方面给予优惠。如果是大项目,可能在零地价的条件下还帮着建立配套设施,根据项目一事一议。
招商政策只要不违反国家政策都可以商谈,但对于企业来讲并不是这么简单的。”赵永红说,现在关键是规划。
那里目前还没有最基本的规划。”浙江一位光伏企业老板表示,“如果在规划不确定的情况下到那里投资,将来不确定因素将大大加大。”
在“三彩经济”循环发展模式框架下,山阴全县的产业格局日趋优化,产业素质明显提升,传统产业新型化、新兴产业规模化、各种产业互补化步伐显著加快。
然而,山阴县整体上产业结构依旧欠优化,‘一煤独大’现象严重;地区经济发展欠均衡,统筹发展任务艰巨;城镇建设与工业发展反差较大,城乡一体化发展步伐不快;制约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依然存在。”浙江大学国际创新研究院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小城镇规划学术委员会主任王士兰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
作为负责《山阴县城乡统筹发展规划》和《山阴县产业发展规划》的指导专家,王士兰认为,做好山阴县产业发展规划,是加快全县产业结构优化调整,增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前提和重要基础,将为山阴县全县产业的转型升级和跨越发展提供宽松和良好的外部环境。
王士兰表示,规划组将综合考虑山阴县诸如煤电产业、设施农业、畜牧业等传统优势产业与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型产业的发展,结合当地产业发展优势,高度重视城市发展中的低碳节能指标、降低能源消耗比例的工作,充分发挥全县在包括缓坡地、荒地荒滩、厂房屋顶、蔬菜大棚、奶牛养殖园区等各种优势地理资源条件,对传统工业、设施农业和民用建筑进行新能源改造以及未来将着力发展的生态旅游业中有机嵌入新能源应用项目,以新能源产业应用来带动当地的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发展,减少传统能源比例和传统电力需求,并促进传统产业的新发展,以资源带动其它相关产业的提升,推动多元产业的循环经济发展,把产业的规划发展有机融入到山阴县整体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大体系中去。
政策、规划固然很重要,但是“企业如果什么也不做,等政策、机会出现了,那么就与企业没有关系了;如果能先做一步就会有机会,因此企业不要等政策,而要赶在政策出来前多做准备。”一位光伏企业老总这样说。
文章转自《中国企业报》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II
联系地址: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图书信息C楼1101室 邮政编码:310058 联系电话:0571-89937122/89939842 Email:zii@zii-china.org